当代实力派艺术名家:刘继武

0 Comments

当代实力派艺术名家:刘继武
刘继武 ,号菊荪、老菊、三友居主、九菊草堂主。1938年出生于我国书画艺术之乡安徽省萧县。自幼承家学习书画,后拜萧龙士、刘惠民、刘梦笔、郑正等先生为师。现为安徽萧县师范副教授、深圳书画艺术学院教授、齐白石艺术研讨会理事、萧龙士艺术研讨会参谋、安徽省文史馆特约研讨员、江苏省徐州市汉文明促进会参谋等职。长时间以来,一向从事我国书画教育、研讨和发明。擅草书和花鸟画。其草虫画被国内媒体称为江淮一绝。先后在北京、上海、深圳、太原、合肥、南京、港台及日本东京、美国洛杉矶、旧金山等地举行个展和艺术讲座,赢得盛誉。著作屡次参与国内外大展并获奖,数十幅著作为国内外博物馆、美术馆所保藏。出书有《刘继武水墨》、《我国花鸟画家刘继武》、《刘继武书画集》、《刘继武扇画集》、《我国美术家大系刘继武卷》、《我国近现代名家画集刘继武》等。逸笔草草 妙得神韵我国美协第四届理事 闻名美术评论家 鲁慕迅乙酉长夏,盛暑中,画家刘继武先生来访,出示其近作花鸟画精品一批。余读其画,对其人,如淋春风,顿生凉意,鉴赏一再,略记所感如下。继武画,逸笔草草,妙得神韵,盖出自灵性。逸者,逾越成法,自在放逸之谓也。逾越是在有法之后的无法、变法;自在是在胸中意象活力焕发之际的放逸。自在放逸,故能遗其形似,得其神韵。黄庭坚有言:凡书画当观韵。韵是生命节律在艺术中的体现。节律是一般的生命方式,天然界的全部(包含人本身),都处于有节韵的运动中。故所谓气韵或韵者,也便是艺术的生命。继武的画之所以动听,就在于他找到了韵这一艺术生命的暗码。继武善草书,草书精熟,气畅而力劲,凝重兼洒脱,颇有韵致。继武以其草书融入画中,故能于功力之外别具笔情墨趣;作者复以草书题其画,使一幅画中,书于画浑然无间。然后构成全体之气韵,一起传达出活力生动的生命信息。在他的画中如《萱草》、《鸢尾》、《秋鹭》等,尽管都仅仅聊聊数笔,但由于画出了节奏气韵,发明了离行得似,气愤远出的艺术形象,故能以少胜多,小中见大,画有尽而意无量,当是其画中的上乘之作。其他如《紫藤》、《兰》、《菊魂》等也皆为精妙之笔。至于芍药,牡丹,画之皆众,而能脱俗者则不多见。继武以超韵之笔,取其神,写其韵,虽艳而清,不失高雅,可谓难矣。重写尚意出新机齐派第三代传人刘继武大适意花鸟赏读贾德江50年前,因我祖父的联络,深居安徽文史馆宿舍大院的大适意花鸟名家萧龙士曾画一幅《荷花图》送我,画中题道:一花一叶一翠羽,赠给德江大欢欣。对我厚爱之情,浸透笔里墨间,足使我感动终身。萧老的画苍劲老辣、雄壮朴厚、洒脱大气,一派咱们气候。我至今以为,作为白石老人弟子,能得齐派风格精华者,北有李苦禅,南有萧龙士。仅仅缘于种种原因,萧老虽红遍江淮之间,却未能得到画界应有的认知和定位,他的艺术价值没有得到应有的发掘和点评。我寄望于一些艺术研讨机构,对萧老这一代逝去的花鸟咱们投以更多重视的目光。由于,他们是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特别时期默默地为推进花鸟画的开展起到了承上启下的效果,不可不予以重视。或许由于与萧老的这段情缘,当我见到萧老门人刘继武教授著作时,不由得有一种亲热之感。我注意到,他的大适意花鸟直接承继了萧龙士、齐白石一脉相承的重写尚意的画风,是真正将齐派大适意花鸟画发扬光大的第三代传人。所谓重写,便是用书法意味的翰墨结构与翰墨律动,在状物的一起,尽情表达画家的爱情和特性。所谓尚意,便是在不忽视物象生意与审美特征的前提下,表达致广精微的精力意蕴。体现在刘继武大适意花鸟画中,是以少少量胜多多许的真情暴露,是艺术言语的精约洗炼,是造型的妙在似与不似之间,是画与诗词、书法的结合、互动和相辅相成,是运作进程的笔随意转、随机偶发、心手相印。由此,刘继武的大适意花鸟画具学养、翰墨、气韵之大境,得传统文人画之神髓。我总以为,一个优异的我国画家,首要应是一个传统的守护者。离开了巨大传统,我不知一个画家终究还能做些什么呢?传统是民族文明之根,假如根柢不在,任何艺术则决然难有所成。自古洎今,很多成功艺术家的经历都证明了这一真言至理。因而,守住传统,关于一个画家来说,不只是德行和格高的标志,更是一种文明认识的自觉和文人画翰墨精力的据守。刘继武无疑是一个怀有激烈传统情结的画家,这使他可以立定精力,对传统绘画做到了以最大的力气打进去。他出生于我国书画艺术之乡安徽萧县,与萧龙士同乡。自少年始,他就跟从萧老练字习画,有幸得到名师的亲授,由此入门,更多的是师学前人。就绘画史上对他构成强力影响的画家而言,主要是齐白石、吴昌硕、八大山人和徐渭。在数十年的翰墨探究中,他没有只停留在技能的层面上,而是由技进道,从他所师学的诸家理法中脱节出来,融诸法为我法,法随我变。他深刻地领悟到,古代适意传统,发端于文人花鸟画,着重的是表达作者的精力遥想,讲究的是书法度的任情挥洒,重视的是方法洗炼归纳、笔精墨妙,时有夸大变形,大多省掉环境,也少烘托气氛。在长时间前史进程中构成的这种半具象半笼统的言语,积累了融翰墨造型为一的图式与规律。这一传统的长处在于拉开了艺术与天然的间隔,使艺术愈加靠近心灵,但由于侧重主体精力的体现,假如缺少对日子实际的调查感触,不具备训练有素的基本功,只知描摹古人著作却不能对其间包含的翰墨造型规律称心如意,就极易被成法所限制,难以脱节摹古之风的诟病。根据这种理念,刘继武是怀着对日子酷爱、对传统出新的心态,投入了大天然的怀有,调查草虫禽鸟的千姿百态,领会四季花卉的无限活力,获得了丰厚的亲自感触,积储了发明必需的源头活水。他在骄阳似火的夏日,进入碧水万倾的荷塘,画出了映日荷花《无尘》的满目风景;他在金风萧条的秋天,静坐在黄花飘香的山野,写出了《傲霜图》中秋菊与老来红的相映成趣; 他在和风吹拂的春天,置身于城外的农家小院,绘出了柳叶青青、知了声声《静依南风》的春光明媚; 他在万物凋谢的深冬,散步于俏不争春的梅林,体现了《天地清气》的寒香四溢。他画牡丹的《春晖绚丽》,他画千年健壮之桃的《多寿》,他画凌霄的《丹霞瘦蛟》,他画《忘忧》草的洒脱,他画玉簪花的《不染纤尘》,他画竹的《谦虚自我克制》,他画兰的《倚风无语》明显,刘继武花鸟画的创意绝大部分来自于亲自的体会,造型、翰墨源自对客观物象的调查与体悟,在对形而下者研讨的基础上作形而上的寻求,紧紧抓住了文人画中以畅神为依归,以净化心灵和提高精力境界为方针的尽力方向,一直坚持在传统中上下求索,在面向大天然中重复锻炼,逐步构成了他的整体风格雄强豪宕的阳刚大势、平允求奇的构成、拙厚沉稳的翰墨、随缘成迹的书写与不似之似的意象刻画。他的画给我第一印象是:阔笔纵横,神态飞动,率意而为,积健为雄,不为形拘,不为法囿。其翰墨取吴昌硕之苍,得徐青藤之肆,蕴齐白石之情,含八大山人之逸,骨力雄劲,含苍带润,翰墨丰满,意足韵丰,以气势、力度制胜,呈现出凝重、真诚、粗暴、鲜活的翰墨特性,属齐白石自创的红花墨叶一派。他在造型上不走极端,没有怪癖怪戾的变形,而以翰墨的丰厚性和体现对象的灵动性见长,但求简括,存其大象。在他看来,大野长天、强悍瑰伟的大天然是最鲜活、最根源、最能感动听的当地,是引发他发明审美新的激动和热情的策源地。他长于把真情实感凝集起来,通过提高,诉诸高度归纳的形象,赋予花与鸟以尽可能丰厚的思维内在,体现为对生命力的礼赞和呼喊。从翰墨体现上看,刘继武的花鸟以对书法的体会和经历入画,以笔形、笔性、笔感与墨色、墨层、墨韵甚至干湿浓淡的改变进行意象重组,改造了古代文人花鸟画图式。虽粗笔大墨,热情挥洒,却笔中有物,纯化有据,较多地顾及到物形物态与翰墨之间的联络,一起注入了个人的气质、性格与学养,给人以质沿古意而文变今情之感。他把写生当作通向发明源头的桥梁,使他避开了文人画的套路,即便体现类于梅、兰、竹、菊的传统体裁,也给人以尚势、尚趣、尚气、尚力、尚韵的艺术感染力。假如说古代文人画趋向于阴柔之美,那么,刘继武使之发生了向阳刚之美的转化,一直以一种活跃、火热、达观、向上的心情,灌注到著作里并弥漫在花卉的形状、鸟虫的动势以及画面的布局和墨色中,让大适意花鸟在现代语境下重现魅力。值得一提的是,致力于大适意花鸟的刘继武与齐白石相同相同精审于适意草虫。换句话说,刘继武的适意草虫为他的大适意花鸟画注入了新机。造型谨慎细腻、生动逼真的草虫,不只构成了他的大适意花鸟粗豪中有精微的工写合一的审美特征,也提高了著作的意境和情味,观赏点也大大加强,妙在顺眼更在于赏心。概言之,读刘继武这些年来发明的很多的适意花鸟画著作,咱们完全可以感触到一个艺术家逾越传统回归天然,逾越天然回归精力,逾越方式回归本体的心路历程。任天机、天趣天然流露,重心灵之体现; 崇神韵、尚笔情墨趣,重特性之分析,尊人品之寄予; 极尽洒脱,又非无度的率意和轻狂,横涂竖抹,又谨防游戏翰墨的空疏; 书写点染、松懈怀有,在近乎笼统的视觉符号中传达出我国传统翰墨丰厚的文明包含,这全部的艺术寻求,从根本上说,乃是他的审美抱负、特性气质、理论识见、学识涵养的整体体现,也是年代的、民族的、精力的产品。现在,已逾古稀之年的刘继武仍然精力矍铄、充满活力,咱们也完全可以感触到,刘继武艺术人生的光辉期、黄金段现已到来。2012年8月18日于北京王府花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